位置:丹东新闻网 > 体育活动 > 正文 >

东北煤城阜新资源枯竭 80万人的出路何在(附图)

2019年09月26日 15:54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坪山新区公共事业局,芜湖汽车起火后续,齐鲁晚报招聘版

该市现人口80万。市区有一条干河叫“细河”,河床将市区分为两个不同的世界:河北是行政区和商业区,高楼林立,霓虹闪闪;河南是矿区,煤灰四起,有的平房还是日伪时期建造的“劳工房”。

一城两重天,以矿产为主业的城市多见此景。

而1991年以来,随着矿产枯竭,不仅河南边没亮起来,连河北边也开始衰落。

1991年8月,阜新资源枯竭迹象开始变得严重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亲自到阜新视察,要求城市酝酿转型。

2002年2月28日到3月1日,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率国家计委等部门负责人到阜新现场调研。

2003年1月31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在地下720米深处和矿工们共度除夕夜。这位有着亲民形象的新常委对这个城市的现状非常了解和关切,他劝慰和他一起在井下吃饺子的矿工杜荣波说:“别担心,矿工的生活会好起来的。”

三位国务院领导心系阜新,表明国家对东北重工业基地及能源城市企业改制及城市转型的关注。

阜新到底如何转型?这个问题的背后,是全国80个资源枯竭型城市,是东北大片同样等待转型的重工业基地。

阜新转型的标本意义非同寻常。

随时陷落的土地

心里打着鼓,坐上满是煤灰的4路公汽,记者在阜新市平安矿区一路前行。凹凸不平的土路上,煤灰漫天飞扬,难怪当地人说“采煤一手黑,发电二手灰”。

新邱区是当地沉陷问题严重的区之一。同行的曹副区长向记者讲述了这样几个惊心动魄的故事。

1999年,新邱区南部八坑处,一台213型吉普车正在路上行使,突然路面沉陷,吉普车“如同电影特技镜头般”在路面消失,后面路人口瞪目呆。

2000年,当地一个叫黄凯的孩子正在路上行走,突然路面沉陷,孩子“像一块石头”掉进深不见底的废坑道里,当场被瓦斯熏死。

居民反映更多的是:整座房子会突然“轰隆”一声,半陷入地下,都得要邻居帮助,才把房子重新弄结实。

记者在当地看到一根电线杆子,只有1米高。区宣传部的同志告诉记者,它原来有八米高,但一天早晨突然陷入七米深的大坑中,为了将大坑填满,动用了大概七八卡车的土石方。

曹副区长告诉记者,新邱矿方圆几十公里地下的巷道如同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,清末时期、民国时期、日伪满时期以及建国之后的巷道,根本难以分得清楚。

记者在阜新市计委看到一幅触目惊心的采煤沉陷区分布图,13处沉陷区标志像张开的虎口横贯阜新市的百里矿区。

采煤沉陷区给阜新造成的直接与间接损失已超过15亿元,威胁着居民的日常生活。

记者信步走进一户还没有搬走的矿工居民家中,四个裂开了缝的墙角有一处竟然能够看到外边的亮光,冬天北风从这些裂缝中吹进屋子,整个屋子的墙上都结满了冰。

马路两旁满是低矮的小门房,记者乘的公共汽车穿过整整两条街,竟没发现一家小吃部,一个杂货店。

据阜新市计委转型办的同志介绍,阜新这十三个沉陷区内受到不同程度破坏的民房达2.8万户。李岚清副总理对此非常震惊,曾亲自到沉陷区居民家中看望,指示尽快将他们搬出沉陷区。

2002年,阜新已安置沉陷区居民5966户,交付使用建筑面积27.4万平方米。

“主粮道”断了

2月12日,记者来到曾称“亚洲第一大露天矿”的阜新海洲露天矿,站在矿办公楼的露天阳台上凭栏远望,只见天空灰蒙蒙的一片,让人透不过气来;方圆6公里的露天矿内则火光点点,“这是露天煤矿特有的煤层自燃现象”,海洲矿矿长王福清告诉记者,“所以露天煤矿的开采对环境的污染也是很大的。”

这个巨大而又格外壮观的矿坑曾经是阜新人的骄傲,更是一片令人心潮澎湃的热土,挖出的煤曾用于共和国各条战线的建设。然而同时,大坑中伴煤而生堆积如山的煤矸石也压在阜新海洲人的心头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dhaihao.com/tiyuhuodong/4219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